全职杂烩CP通吃,主贵乱,互攻党。
脑子时常有洞,就像一块奶酪。

【周策】第四夜

#鸡血好强效啊,我被自己的效率吓到了救命。

#大三角已经基本成型


三个人分别在三个主场,N市和S市倒是挺近,火车也就不过俩小时。离X市多少有点远,也就是火车变成了飞机。高铁车站多半跟机场一样都离市区老远,下了来都跟老鼠似得往地下一钻,继续晃上一个钟头才能到地方。

打电竞其实挺辛苦的,为了维持手感,反应,大局观以及敏锐度等等,那些能作妖的选手平日里除了训练基本上就是在训练。一对一,团队赛,商业表演赛,职业联赛,基本上每天都是满满当当,没什么时间出门,也没什么时间到处去玩。可能休息个一两天马上就找不到手感需要更多天来恢复状态,于是像他们这些主力队员,好吧就算不是主力队员也不会没事请个假什么的。俱乐部倒是有每周一天休假这个传统,不过大多数人还是会在训练室里自己做做非常规安排的训练或者有什么新想法之类的摸索摸索,要么去网游里做做死,总之基本上还是泡在游戏里。

老板这次签下了一个代言广告,那边厂商指定要求两只鬼都要出场,跟着他们同时赞助的一场游戏嘉年华各个大城市跑一遍,吴羽策看了看时间安排,随手拍给了方锐。那边哼哼唧唧的说:你这什么鬼居然不来我们大N市!代表N市人民鄙视这个牌子,鄙视这个活动。过一会儿微信又响了,那边响起愉快的声音,我把阮哥的鼠标垫扔掉啦,坚决抵制!!

吴羽策听了两遍才明白过来他说的什么意思,回了句:你够幼稚。

一长段语音又发了过来,听起来声音空荡荡的似乎是专门跑到什么没人的小空间里说话,刻意压低的声音在听筒里显的有些失真,你到S市的时候可以约一下周泽楷啊,要不要我先帮你……恶意的停顿,停的吴羽策都以为他说完了只是手没放开,接着声音又传出来,打声招呼?

喂。

你害羞啊?有什么好害羞的,光喜欢有什么用啦,直接说啊,说了没用,那就直接上啊。上个几次就熟了,熟了就OK啦~

你哪来的流氓理论?

嘿,不告诉你。

吴羽策懒得回他了,神使鬼差的把发给方锐那张时间表转发给周泽楷。微信倒是老早就加了,不过他俩从来没说过话。

那边没反应,到晚饭时间才回过来一个?

这边删了打打了删最后发送出去一句,到那边的时候有没有空出来玩?

又等了老半天,吴羽策准备回训练室的时候手机才又响了起来。好,打我电话。


晚上训练的时候方锐和林敬言打配合,打着打着方锐忽然扒下他耳机说了一句:“老林啊,我小情人要跟别人跑了怎么办啊?”

林敬言被他整的半天没摸着头脑,随便回了他一句:“逮回来,腿打断栓厕所。”

方锐一边拍桌笑一边想象吴羽策被打断了腿拴在卫生间里的模样忍不住打了个抖又继续笑了半天。


吴羽策觉得自己真是鬼迷心窍,在酒店里安排妥当之后李轩跟着经理去给赞助商华东总代理做三陪了,只留他一个人在标准双人间,于是就真的给周泽楷打了电话。报了地址撂下电话就开始焦躁不安,一会儿思考着这个时间是不是不太好快要到吃完饭的点儿了,一会儿想着我是不是应该去洗个澡,从下飞机到过来说实话有点累,一会儿又想着不知道他过来要多久啊他也没说,啊……好焦躁。

后来他是被客房门铃叫醒的,不知不觉中他歪在床上睡着了,果然还是有点累啊。他以一副完全没睡醒的状态去开了门,结果受到了巨大的惊吓嘭的一声又把门关上了,卧槽我还以为是李轩怎么是周泽楷!!外面的人大概有些莫名其妙于是犹犹豫豫的又敲了门,里面这位脑子才搭上线想起来自己睡着之前给周泽楷打了电话。

“我刚才睡着了。”吴羽策再打开门的时候已经揉过了脸表情恢复正常,接着又解释了一句:“我刚才以为是李轩……不好意思啊。”

“没事……”周泽楷十分自然的冲他笑了笑,然后提起手里的袋子:“晚饭……还没吃吧?”


然而当吴羽策打开袋子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里面是桂花糯米藕和排骨年糕。半主半菜的小吃,有素有荤有主食,虽然十分贴心但是作为X市出身的吴羽策,这吃食未免也太清淡了。只是周泽楷的眼神让他实在无法抗拒,吃下去之后觉得让人实在评价不能。违心的说了一句好吃之后看到周泽楷一副开心表情给他说,多吃点。吴羽策点了点头,心里一群草泥马奔腾而过。


【他妈的我怎么跑起剧情来了,肉肉肉肉肉】

不老歌连接

评论(5)
热度(75)